同乐城亚洲集团
  咨询电话:13642657879

同乐城娱乐

看腻了好莱坞大片炫技大片?这份片单帮你洗眼

    又是一年颁奖季。颁奖季和奥斯卡的关系,有点像KPI考核和年终奖。从10月18日哥谭奖公布提名,到隔年2月24日奥斯卡落下帷幕,这长达4个月的时间里,北美地区将举办一系列电影电视类奖项的评选。范围涵盖了各大学院、影视协会、工会,种类包括但不限于演员、编剧、导演、视效等等。随着颁奖季各大奖项揭幕,奥斯卡小金人的去向也会逐渐明朗。(墨西哥裔导演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,凭借《水形物语》获得上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)今天,奥斯卡公布了最佳外语片的初选9强名单。分别为《小偷家族》(日本)、《燃烧》(韩国)、《罗马》(墨西哥)、《候鸟》(哥伦比亚)、《小家伙》(哈萨克斯坦)、《罪人》(丹麦)、《迦百农》(黎巴嫩)、《冷战》(波兰),以及《无主之作》(德国)。中国选送的《我不是药神》、《红海行动》、《大佛普拉斯》均无缘奖项,提前出局。这9部电影里,有7部都曾登上戛纳电影节的提名名单,《罗马》因为Netflix和戛纳之间的恩怨,错失与金棕榈结缘的机会,最终在威尼斯斩获金狮奖。此外,《罗马》已经在颁奖季斩获12次最佳电影类奖项,4次最佳导演类奖项。这么来看,《罗马》问鼎奥斯卡外语片的几率比较大。《罗马》被奉为一曲女性悲歌,主要刻画了女仆Cleo一段悲壮的人生经历。片尾出现的“For Libo”字样,或许在说她就是Cleo的原型,是曾经陪伴卡隆成长的一位女仆。冥冥之中这层关系,让卡隆对于他镜头下的女性,有着极大的敬佩和怜惜。除了直击人心的女性分娩镜头、海边救人镜头,乃至男主人倒车的镜头,铁皮圆桶的特写,都充满着表达欲。阿方索·卡隆身兼数职,几乎揽下了《罗马》所有关键的工作 ,比如制片人、导演、编剧、摄影、剪辑等等。电影整体呈现出沉重又清透的黑白色调,随便截一帧都是海报级的水准。《罗马》在其他电影语言上的表现也相当惊艳,配乐以环境声最为突出,画面中多出现平稳的摇镜头,快速变换的大特写,以及刁钻的镜头角度。《罗马》所讲述的故事大概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,正值墨西哥社会变革的中期,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国家都在发生着新自由主义改革。卡隆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电影中百分之90的场景来自于我的记忆,有些直接,有些则迂回,但都是关于那个塑造我的时代,或者说塑造墨西哥的时代,那正是墨西哥漫长时代变迁的起始点。”所以你不仅能从Cleo的身上看见那个时代女性的缩影,还有各阶层生活环境、动乱景象、甚至于人的生活状态,都非常真实。说完威尼斯的金狮奖得主,下一个自然是戛纳金棕榈奖的得主——是枝裕和《小偷家族》。《小偷家族》是是枝裕和第五部入围戛纳主竞赛的作品,也是唯一一部拿奖的作品,前四部分别为:《距离》《无人知晓》《如父如子》《海街日记》。戛纳评审团主席凯特·布兰切特在发布会上说:“《小偷家族》制胜的关键是情感。”《小偷家族》5月份折桂戛纳,6月份登陆上海国际电影节,影迷们一票难求,甚至出现了一张电影片炒到上千的新闻。今年8月内地上映,删减了4分钟,仍旧凭借细腻的故事、眼前一亮的人设、温暖却不失力度的对白,感动了很多观众。除了戛纳的金棕榈奖,《小偷家族》在颁奖季已经斩获3次最佳电影类奖项。韩国电影《燃烧》同样入围了今年的戛纳电影节,虽然无缘奖项,却以3.8分(满分4分)破了戛纳场刊评分的纪录。目前,《燃烧》已经在颁奖季斩获2次最佳电影类奖项。《燃烧》改编自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《烧仓房》,虽说是改编,但除了延用基本的人物设定,其他可以算得上改写了。李沧东导演在接受采访中还提到,自己也借鉴了福克纳的小说《烧马棚》。《燃烧》围绕一个落魄青年李钟秀展开,他意外与同学惠美相遇。惠美去非洲旅行结识了一个富二代本,回国没多久却离奇失踪了。《燃烧》最迷人的地方,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悬疑,更不是对社会阶层的反思和批判,而是它构建了一个近乎于真空的环境,让观众分不清故事的当下是现实还是主角的臆想。比如本是不是真的会去烧仓房?惠美是不是真的消失了?钟秀是不是真的杀死了本?在平遥影展的大师班上,有记者想从李沧东口中听到答案,但李沧东还是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说了这样一番话:“解答谜团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希望把电影中的疑问延伸到对生活的思考中去,究竟什么是生活,我们看到的东西是否就是真实存在的,生活中的困难到底是什么?”《迦百农》也是从戛纳影展走出来的热门影片,斩获了评审团奖。目前《迦百农》在颁奖季并无收获,但已经4次提名最佳电影类奖项。《迦百农》围绕一个12岁的男孩Zain展开,因为父母的失职,他生下来就饱受虐待和不公。Zain甚至把父母告上法庭,控诉他们生下自己却未能尽职抚养自己。迦百农是圣经中的地名,系加利利海附近一域,据称耶稣开始传道时,即迁居此地,有不少神迹和重要的事情在这地方发生。因为Zain的契机,迦百农希望成为所有没有获得基本权利保障、缺乏教育、健康和爱的人们的代言人。除了这四部影片,《小家伙》《冷战》和《候鸟》也入围了戛纳电影节。其中《小家伙》的女主萨玛尔·叶斯利亚莫娃,凭借该片摘得了今年的戛纳影后,但《小家伙》似乎和奥斯卡颁奖季水土不服,它和《候鸟》均无一所获。斩获戛纳最佳导演奖的《冷战》在颁奖季倒是出了不少风头,斩获2项最佳电影类奖项,1项最佳导演类奖项。看来这部以冷战时期的波兰和巴黎为大背景的爱情故事,有望成为明年奥斯卡最佳影片角逐中的黑马。《无主自作》和《罗马》一样来自威尼斯主竞赛单元,但无缘奖项,在颁奖季也仅有金球奖外语片一项提名。《罪人》没有A类电影节作为敲门砖,却留在了初选名单内,可喜可贺,但同样在颁奖季仅有一提一中的成绩,难以引起广泛的注意。毫无疑问,最佳外语片的角逐将成为明年奥斯卡最精彩的一幕。(毕竟至今为止,其他奖项的候选大军中还没有像《罗马》这样的真·大热门出现。)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最终提名名单(5部)将于明年1月23日发布,在此之前,颁奖季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来“扭转乾坤”。但是不管怎么看,《罗马》的成绩都太猛了。想要超越它拿下最佳外语片,除了影片质量过硬之外,可能还得有锦鲤附身吧。不错过任何一篇橘小电的有料测评